輝いたのは君

關於部落格
百年先も愛を誓うよ、君は僕の全てさ。
  • 5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immick Game (二宮和也x松本潤)

〈Gimmick Game〉.二潤
 
 
start.
 

性格使然,二宮承認喜歡作觀察者。

不著痕跡地把目光落在松本那張五官分明的側面,內心明白自己早已經把對方當作特別的觀察對象。
很清楚的知道只有這個人是特別的,不想把目光移開。
即使對方總是露出強勢的一面,但是大家也知道松本其實只是不懂坦率表達自己的男孩子。
這樣的他,近來似乎染上了隨身聽不離身的習慣。

「潤君近來有喜歡上那個歌手嗎?」把玩著卡牌,二宮看似隨意地問。

「......沒有呀。怎麼突然這樣問?」彷彿思緒一直都遠走了,松本反應有點遲緩地說。

坐近一點對方,二宮邊拿過松本手上的隨身聽邊說:
「給我看看~」

按亮隨身聽的屏幕,映入二宮眼簾的歌名是「Gimmick Game」。
再查看一下,發覺還設定了單曲循環的播放模式。

「潤君很喜歡我這首歌嗎?」有點好奇地問道,二宮對對方喜歡這類歌曲感到奇怪。

「......Nino,你是因為什麼而寫到這首歌的?」聽到問題,松本只是露出苦笑問道。

「很難說明,只是假設了角色。」沒故意追問對方為何迴避問題,二宮說。

聽過回答,松本輕輕點頭便拿回隨身聽,再次投入在自己的世界裡。

看著這樣的他,不禁想到,松本又在逞強嗎?
不久前猜想過他有女朋友,難道出了什麼問題?
自己不是對方的誰,沒有相應的身份可以去問對方。
心裡充斥著苦澀的味道。

過了片刻,首先有動作的是松本。

「我先走了。」松本看了一眼手提電話,淡淡地說著。

「嗯。」目送著走遠的身影,二宮收拾起自己的東西。

沒有辦法放心下來由得對方一個人離開,二宮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跟在對方身後。
才走出門口不久,一個女生小跑步走到松本面前。
女生露出可愛的笑臉,伸手牽起松本的手。
看下去,身份就是松本的女朋友。
但眼尖的二宮卻看到了-女生走過來前是和另一個男生在談笑風生。
松本的目光稍微落在女生的脖子上,然後默默地掙開對方的手苦笑著。
松本的嘴唇動了一下,似乎在說些什麼。
聽著話的女生露出了有點驚訝的表情,向松本伸出手像是要抹過什麼似的。
松本只是拉開和對方的距離,說了一句話。
口型看下去,就是說著「再見」。
只見女生不再糾纏,轉身便跑走了。
餘下松本一人站著。

「你都看見了吧。」頭也不回,松本的聲音有點沙啞。

「嗯......」二宮想不到該作出什麼反應。

「想不到那麼遜的一面被你看到了呢。」微微轉身,松本露出了像是解脫的表情。

很久沒看過對方沒防備的表情,二宮露出諒解的笑容說:
「要不要一去吃晚餐?」

「......也可以。」想不到突然被邀請,松本有點驚訝。

「那乘我的車吧。」自然地搭過對方的肩膀,向著車的方向走。

彷彿放鬆下來,松本任由二宮帶上車,眼晴看向全黑的天空。

「由我決定去哪裡吃?」二宮看著那精緻的側面說。

「嗯。」

駕車回到二宮的家,松本沒想太多便下車了。

「家裡還有多材料,我來做點什麼來吃吧。」帶著松本,二宮邊說著邊打開家門。

「我也幫手吧,沒理由只要你招呼我的。」微笑說著,這是放下了平日武裝的姿態。

放下了東西,兩人走進廚房。
也許是常常到對方的家,松本自然地打開雪櫃拿出材料。
一邊處理著食物,二宮的目光不時落在專心煮食的松本身上。

過了大約半小時多,晚餐已經煮好了。

「潤君烹飪真的很不錯呢。」邊把晚餐拿到桌上,二宮邊說著。

「還好......」像被稱讚而感到高興,松本露出了這天第一個開朗的笑容。

「謝謝......」吃過晚餐,松本突然說。

「為什麼要向我道謝?」

「......」沒有回答,松本低下頭。

「剛才,是你向那女生說分手?」遲疑了半刻,二宮還是選擇問。

「嗯。因為......沒需要再欺騙自己。」說著,抬起頭來,松本清澈的眼瞳沒有露出半點後悔。

「因為......知道了對方變心?」

「這是其中一個原因。」

「其中一個?」難道其實松本喜歡著誰?

「......時候不早了,我回去了。」再次迴避問題,松本站起來作勢要離開。

「讓他這樣離開好嗎?」二宮內心這樣問自己。
什麼也搞不清楚就讓對方離開,難道自己永遠就只是看著嗎?

「潤君......」走過去,二宮伸手拉著對方。

「Nino......?」被碰到那一下好像抖震了似的,松本不置信地看著對方。

「說出來也可以,我不會說出去......」認真地說著,二宮只是不想再看到對方故作堅強。

「......不可以的。」苦笑著,眼眶微微的紅起來。

「為什麼 ?」加重手上的力度,緊握著那隻手。

「因為我也對她說謊了。」長長的捷毛抖動著,卻沒有流下眼淚。

「潤君......」

松本用力掙脫手上的束縛,轉身彷彿想要逃開。
當要踏出腳步時卻被拉到沙發上,被一雙看不出有力的手臂禁錮著。

「不能走。」從上俯視著對方,二宮有點霸道地說著。

「Nino?」看著正壓著自己的二宮,眼睛緊張地眨動著。

「潤君喜歡了別人嗎?」忍耐不了,二宮直接道出內心的疑問。

「......不是......」沒法理解對方的行動,只是小聲的否認。

「潤君說謊......」臉色沈下來,直看著對方說著。

「說出來也沒有用......」看著二宮的眼瞳流露出一陣悲傷。

「為什麼?為什麼就不能告訴我知道?」似乎沒法保持冷靜,有點激動地說著。

「如果說我喜歡你,你就不會再像平日一樣陪著我,不是嗎?」被迫到極限,忍不住說出口後立刻感到後悔。

「潤君......」

「所以才說不能說......」說著,透明的玻璃珠從眼眶裡滑下來,視界變得一片糢糊。

想著自己的失態,松本想要逃開。
還未掙開對方的雙手,便被一陣濕漉的感覺封住了嘴唇。
眼睛糢糊地看到對方臉孔的大特寫,驚愕得張開嘴。
乘著機會,二宮加深了霸道的吻,彷彿要奪走對方的呼吸。
想推開對方卻被吻得全身無力,雙手抵在對方胸前,形成曖昧的動作。

「潤君的嘴唇好軟......」輕笑著說,二宮有點高興地看著正喘著氣的松本說。

「為什麼......吻我?」被吻得紅腫的嘴唇裡吐出疑問。

「因為我喜歡你。」靠近敏感的耳朵說著。

「......我是男的呀......」

「我也是男的,但潤君還是喜歡我,不是嗎?」有點滿足地說著。

「......」

「所以潤君才和那女生分手?」更加的靠近對方,感受著對方的鼻息。

「......才不是因為你......」惱怒著自己沒有了平日的強勢,悶悶地說著。

「那麼......現在潤君就是我的?」

「才不是......」說著,松本對上對方認真的表情不禁傻眼了。

「答應和我一起。」二宮溫柔地說著,輕托著對方的下巴。

「......嗯。」看著對方,不自覺說不定出了對方想要的答案。

「不可以反悔......」邊說著,又吻上那片嘴唇。

輕輕點頭,松本閉上眼睛,雙手圈上對方頸項。
結束了成為戀人後的第一個吻,二宮抱著靠在懷裡的人。

「潤君......」

「唔......?」有點羞澀地抬頭。

「以後不許再不停聽Gimmick Game喔。」

「為什麼?」

「因為我不會給機會你說謊......」說畢,抱緊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戀人。

因為現在開始,就不會再只是看著,
我會確實地陪在你身邊。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