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いたのは君
關於部落格
百年先も愛を誓うよ、君は僕の全てさ。
  • 549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病 (櫻井翔x松本潤)

 〈生病〉.翔潤
 
 
start.


好不容易暫時完成了所有的工作,本想終於有幾天假期可以休息一下。
但是早上起來,松本已經發覺自己的意識有點迷糊。
坐直身子,視界看出去有點點的糢糊。
把手放在額頭上量一下,熱騰騰的感覺從手裡傳回來。

「.......生病了吧......」皺起眉頭,松本用略帶沙啞的聲音說著。

沒氣力起床,想著睡一覺也許會好點,松本選擇躺回床上睡覺。
才睡著不久,卻被一陣電話訊息弄醒了。
伸手摸索放在身邊的電話,看到電話屏幕上出現相葉雅紀的字樣。

躍入眼簾的訊息是:
「松潤:

  要來喝一杯嗎?Leader和翔醬也在喔~

  相葉雅紀」

快速地打著回絕的訊息,松本沒想太多就再次進入夢鄉。

而另一邊廂-

「咦? 松潤說他不太舒服所以不來了。」相葉看著電話,有點失望地說著。

大野聽後點了點頭,不作多想便繼續喝酒。

不同於大野的反應,櫻井似乎臉色一黑,皺起了眉頭喃喃地說:
「該不會是捱壞了身體吧......」

「那我們三人喝吧~」說著,相葉露出燦爛的笑容。

過了一會兒,沒心情喝酒,櫻井便站起來說:
「我還是先走了,你們繼續喝吧。」

「咦?翔醬那麼快走?」聞言,相葉露出失望的表情。

「下次再和你喝吧,而且leader還在。」說著,櫻井摸一摸相葉的頭便轉身離開了。

坐在自己的車上,櫻井遲疑了一會,還是決定去看一下松本。
即使對方搬了家後沒有告知住所的位置,但根據著情報還是得知到對方住在哪裡。
走到松本的家門口,試著按門鈴但沒有反應。

臉上露出少許的著急,櫻井在門口的地毯裡摸索了一下。
終於,在角落找到了備用的鑰匙。

「習慣,還是沒改......」小聲說著,櫻井走進寧靜的環境,輕力地鎖上門。

一邊走著,櫻井一邊打量著打理得井井有條的室內環境。
走到一間門虛掩的房間,找到了心裡想著的人。
走近床邊,發覺對方的臉頰微紅,輕觸一下額頭,發覺對方在發燒。

「松潤?」輕拍對方的臉頰,櫻井小聲地叫著。

「唔......翔......醬?」有點吃力地睜開眼睛,低聲說出很久沒用過的稱呼。

「......沒有去看醫生?」聽到很久沒在對方口中聽到的名字,櫻井倒抽一口氣,按捺住高興的心情,試探地問道。

「......」輕輕搖頭,松本好像很累地閉上眼睛。

「我去煮點稀飯,你吃過後再吃藥,好不好?」有點愛憐地摸著那微曲的頭髮。

「......不,我不要麻煩到翔醬......」有點倔強地說著,卻沒有張開眼睛。

「不麻煩......你等一下。」說著,櫻井便走出了房間。

走到廚房,櫻井煮著稀飯,不禁想著和松本之間的事。

多久沒聽過他叫自己「翔醬」呢?
彷彿是突然生疏起來,有一天開始,大家不再叫對方的小名,不再親密。

「......翔さん?」扶著頭,松本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怎麼走出來了?」被對方一言帶回了思緒,趕忙走過去。

「......怎麼你在我家......」說著,好像都拿不出力氣走路那樣搖晃著。

「你還在發燒的,不要亂走......」輕力扶著對方,緊張地說著。

看到對方著急的表情,臉頰愈加紅起來,眼睛不敢直視對方。

「我把稀飯和藥拿過來。」說畢,走到廚房又回到松本身邊。

「......為什麼要來照顧我?」吸一口氣,松本說了最想得知答案的問題。

「你不知道答案嗎?」

「不知道......」垂下了長長的捷毛,早沒了平日的氣勢。

「喜歡。」

「......?」

「我喜歡你。由以前開始已經喜歡你。」認真地說著。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有點硬咽地說著,看著這個以為不會再走近的人。

「我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你知道我等了這句話多久嗎......」淚水不爭氣地落下。

看到晶瑩的眼淚掉落,櫻井把對方拉入自己懷裡。

「對不起......」捉緊了就不想再放手,抱緊著。

就這樣過了不知多久,松本輕輕推著對方。

「......怎麼了?」擔心對方突然疏遠自己,櫻井緊張地說著。

「我餓了......」

心裡暗罵自己笨蛋,櫻井拿起稀飯,想要餵對方吃。

「我自己來就行了。」不習慣被服侍,松本說著。

「但你是病人。」露出可憐的表情,怎麼也想餵對方。

「.......好吧。」不想承認自己在看到那表情後動搖了,只用著自己是病人為理由說服自己。

吃過東西,再喝過藥,松本被櫻井拉回房間。

「現在睡一覺後便會好起來的了。」櫻井坐在床邊笑著說。

「嗯......」也許真的感到累,松本很快就睡著了。

定晴看著閉上眼睛,露出溫和表情的睡臉,櫻井感到自己幸福到幾乎要落淚。
如果不是自己決意來照料對方,也許大家的距離永遠都拉開,猶如平行線一樣。
想著想著,大概一直緊繃著的精神放鬆了下來,櫻井伏在床邊睡著了。

「唔......?」過了幾小時,松本醒過來,感覺到身邊有一陣溫暖。

發覺櫻井睡得正熟,不想打擾到對方,但又沒法動彈。
凝望著對方,回想起之前的對話不禁面紅耳赤。

「......醒來了?」可能是感覺到對方的視線,櫻井醒過來。

「嗯。」點頭說著,明亮的眼睛回復了平日的生氣。

「好像好起來了。」說著,櫻井伸出手想放在對方額頭量體溫。

突然的靠近令松本緊張起來,伸出手捉著櫻井的手。

「怎麼了?」疑惑地問,發覺對方臉色緋紅,似乎有點難為情。

「......沒什麼。」發覺自己的行動有點唐突,松本立刻鬆開了手。

「吶,那麼我們可以在一起嗎?」抓著對方想縮開的手,櫻井一臉認真地說著。

生怕對方會逃開,櫻井緊張地凝視著對方。

「......如果我說不可以,那你會怎樣?」看著櫻井的反應,松本忍不住笑著說。

「如果潤說不可以.......我會想自己有什麼不足......」正經百度地說著。

「你真的究竟是聰明還是笨......」有點哭笑不得,松本的表情卻充滿幸福。

「即是?」沒得到明確的回答始終感到不安,櫻井問。

「即是可以啦。」說著,松本為掩飾害羞而別過臉。

聽到回答,櫻井笑著把眼前人摟著懷裡。

「......櫻井翔!很熱呀,放開我。」被抱得緊緊,呼吸也變得有點困難。

「我不會放手的,絕對不會......」有點霸道地說著。

「你說的......」松本喃喃地說著。


也許生病不是一件快樂的事,
但是如果可以令一個轉機出現,也不是壞事。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