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いたのは君

關於部落格
百年先も愛を誓うよ、君は僕の全てさ。
  • 54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野智x松本潤)

〈只是擔心......〉.智潤

start.


大野推開嵐樂屋的門,毫不意外看到二宮專注的拿著遊戲機,櫻井靜靜的讀報紙,相葉則笑得很樂的坐在電視前。
然後便會看見一抹認真的身影在預備之後的錄影。
應該是這樣的,但今天似乎有點不同。


「呃?松潤不在?」大野稍微呆滯地揚聲問。

「對呀,很少有地還沒來到。」二宮抬頭說。

「喔......是嗎......」微皺眉頭,沒想太多,大野便坐到一邊了。

看著時針慢慢前進,大野不禁不時轉頭盯著門看。
(怎麼還沒有來到?該不會有事吧......)


「Leader,怎麼了?」向來觀察入微的二宮當然不會注意不到。

「不,沒什麼......」抓抓頭,大野說著。

「有什麼要說喔。」意味深長的看了大野一眼,二宮繼續埋首遊戲當中。


對於這個一直很尊敬的人的了解,二宮和也不會過問太多。
只是會靜靜的伸出援手,和成員已經一起十年了,太多東西盡在不言中。


「抱歉......我遲了。」推開大門,松本帶著歉意的笑容走進來。

「喔~松潤~」相葉笑得燦爛地向松本打招呼。


櫻井和二宮則向松本點了頭示意。


「啊,是因為月九的番宣嗎?」靜靜坐到松本身邊,大野問。

「嗯。最近都是在忙月九的番宣。」對於大野的體貼,松本笑了笑。

「也是呢......」看到那溫柔的笑臉上隱約的黑眼圈,大野感到胸口有陣莫名的刺痛。

「好了~要錄影了。」拍了拍大野肩膀,松本站起來走向錄影地點。


大野定晴看著那背影,心頭那陣異樣的感覺愈加強烈。


「Leader?」二宮拍了拍在發呆的Leader。

「呃?」

「要錄影了。」

「啊,對呢。」大野回過神來。

「在擔心潤君嗎?」走在大野身邊,二宮淡淡地說。

「......也許是吧。」停頓了一下,大野說。


(原來我是在擔心嗎?是因為對方是關係親密的成員?)


在錄影當中,大野一直也在想著。
直到錄影完成,大野才被松本的輕拍手拉回心神。


「沒事吧?」皺起眉頭,松本問道。

「......沒事。」

「今天好像很不專心喔?」揍近,松本大大的眼睛直看著Leader。

「啊,真的沒事的。」目光停駐在那雙動人心魄的眼眸,大野說著。

「那就好了。」松本露出放心的表情。

「一會兒一起吃飯?」沒由來向對方作出邀請,大野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怎麼了。

「難得leader想一起吃飯呢,不過我之後還有工作。你和他們吃吧。」

「嗯。」有點失望,但大野一如往常的回應著。


回到樂屋,松本把東西收拾好便又去下一個工作地點。


「松潤真忙呢,還想一起吃飯的......」看著松本遠去的身影,相葉說著。

「沒辦法啦。近來松潤在拍攝月九。」櫻井說。

「總有機會一起吃飯的。」把遊戲機收好,二宮說著。

「Leader也一起吃飯?」即時回復精神的相葉對大野說。

「不了。」慢條斯理地收拾著東西,大野說。

「那我們三人去吃吧。」櫻井笑著說。

「那明天見了~」揮著手,相葉和另外兩人一起離開了樂屋。


餘下一人的樂屋顯得空曠且靜寂。
沒法揮去腦裡那抹顯得單簿的身影,大野也終於收拾好東西。


「呃?那是......」剛想推門離開,卻眼尖的看到一條鑰匙掉在今天松本坐的位置上。

「......松潤?你是不是遺下了鑰匙在樂屋?」少有的撥電話給對方,大野感到呼吸有點急促。

「難怪找不到......」坐在車上翻著袋,松本說著。

「要不要我現在拿給你?」

「唔......反正你距離我家比較近,你放到我門口下的地毯好了。不用特地送來給我。」

「喔......」趕忙的抄下地址便掛線了。


看著陌生的地址,才發覺自從松本搬家後,成員都不知道他住在哪裡。
帶著少許的期待,大野便來到松本住所的門口。


「就是這裡......」大野站在門口喃喃說著。


(反正都來了,松潤應該不介意我進去......)


這樣想著,大野便進到屋內。
看到屋內整齊而且一塵不染,大野感到有種寂寞的感覺。
一個人住似乎過於空曠,雜物不多的空間讓人感到心痛。


「大概回到來也還沒吃東西吧......」這樣想著,大野自顧自打開雪櫃。


大野利用材料弄著從母親學來的簡單料理,突然聽到門外有些許的聲音。


「松潤?」走到玄關打開門,果不期然看到那有點驚訝的臉孔。

「Leader你怎麼在這裡?」有點摸不著頭腦,松本問。

「還沒吃東西吧?我在弄了,快點進來。」說著,大野拉著松本到屋內,然後鎖上了門。

「呃?在弄食物?」莫名其妙地跟著大野的指示,走到沙發坐著,松本向廚房揚聲問。

「再等一會兒就行了~」大野說。

「啊......」嗅到食物的香味,松本整理著思緒。


(為什麼會等我回來又弄食物給我......?)
(雖然是有點高興......我在想什麼呀!)


「我在胡思亂想什麼......」甩甩頭,松本臉頰微紅的小聲說。

「可以吃了。松潤你在說什麼?」拿著料理,大野問。

「沒......沒什麼。好像很好吃呢。」自然地走近大野,松本露出笑容說。

「那吃吧~特地弄的~」大野有點自豪地說著。


兩人坐在飯桌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